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原標題: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四月的陽光,落在身上暖暖地。車子行駛在去往山西晉城市陽城縣皇城村的路上,視線所及是一片片初春的綠色。

此行目的地,是素有「中國北方第一文化巨族之宅」之稱的皇城相府。

皇城相府,又稱午亭山村,是清文淵閣大學士兼吏部尚書加三級、《康熙字典》總閱官、康熙皇帝35年經筵講師陳廷敬的故居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未曾到達皇城相府前,通過那些長篇的文字敘述,知曉了發生在那些深宅大院里的故事,那些厚重的歷史,幾百年的輝煌。

而如今目之所及的,只剩下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進入皇城相府的正門,便可見正中間上方上鐫刻著「冢宰總憲」四個大字,「冢宰」是古代宰相的別稱。 牌坊兩側刻有「一門衍澤」、「五世承恩」八個大字。

聽解說員講述,這些字,當時是怎麼用泥巴糊起來,躲過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,不禁感嘆歷史的凝重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那天,皇城相府景區里,幾個小夥伴拾級而上,選擇了先登城牆至最高點,而後順勢而下的路線。

整個皇城相府由:內城、外城、紫芸阡等部分組成。御書樓金碧輝煌,中道庄巍峨壯觀,河山樓雄偉險峻,藏兵洞層疊奇妙,是一處罕見的明清兩代城堡式官宦住宅建築群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止園,是皇城相府里最大的一個園林。一些木飾,在歲月的流逝中,褪去了原有美麗的顏色,卻顯露出另外一番韻味。

小橋流水,假山小亭,眼前所見的,疑是江南,又勝似江南的園林之美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不僅僅是一座建築藝術的城堡,也是一座軍事城堡。

內城「斗築居」為陳廷敬伯父陳昌言在明崇禎六年1633年,為避戰亂而建。

內城「斗築居」東西相距71.5米,南北相距161.75米,設五門,牆頭遍設垛口,重要部位築堡樓,並在東北、東南角制高點建春秋閣和文昌閣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城牆內四周設藏兵洞,計五層125間,為戰時家丁、垛夫藏身小憩之用。

皇城相府的各個區域布局十分合理,巧妙地分開,又是統一的一個整體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河山樓是取「河山為囿」之意,整體為磚石結構,沒有方木,並有暗道通往城外,是戰亂時族人避敵藏身之處。

「堵著風兒過不去,絆著月亮不能走。」是古人形容它高聳的打油詩。這座歷經了近四百年的風雨侵蝕的樓,仍然雄姿依舊,仰望著藍天,訴說著它經歷過的故事。

如此大規模的民用軍事防禦堡壘,一般人很難想象,即使今天看來,河山樓的設計也非常科學合理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河山樓三層以上才設有窗戶,進入堡壘的石門高懸於兩層之上,通過弔橋與地面相通。

為了便於探知敵情,河山樓樓頂不僅建有垛口和堞樓,而且還專辟有利於轉移逃生的秘密地道。

為了對付可能出現的長期圍困,河山樓內還備有水井、碾、磨等生活設施,儲有充足的糧食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漫不經心地走在皇城相府,隨處可見春天的氣息。小樹的嫩芽映襯著灰色的牆體與黑色的木窗,總會讓人聯想去許多故事。

在久遠的大宅內,曾經的繁華落盡。如今,只剩下後人的感嘆,在四方天的巷子里迴響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每天早上九點,在皇城相府景區門口都會有一場聲勢浩大的表演,扮演宮女大臣的這些人,都是景區裡面的工作人員。

看他們三三兩兩的等在大門口,穿著古裝聊天,身在其中,彷彿自己穿越幾百年,尋找那一段久遠的故事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泛黃的門鎖,掩蓋不住這裡曾經的輝煌。「陳氏家族,從明孝宗到清乾隆間的260年中,共出現了41位貢生,19位舉人,並有9人中進士,6人入翰林。

走在皇城相府的石板路上,回過頭望著那些巷子,安安靜靜的。站在那裡,彷彿聽到了角落裡,傳來古人朗朗的背書聲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穿漢服、賞漢樂、觀漢舞、學漢禮,想親身體驗一下穿越劇的故事情節嗎?

在皇城相府景區的春秋樓大型漢代宮廷樂舞實景體驗館,《我從漢代來》可以實現你的夢想,按照歷史文獻及漢畫像、石、磚所記載的漢代宮廷布局而建。

在悠揚的樂曲與婀娜的身姿中,找尋自己的「漢代之夢」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鼓樂齊鳴,燈光變換,但見眾女子翩翩起舞,那長袖一揮,蠻腰一扭,像一陣陣火紅色的漢代之風。

隨著音樂的想起,一層薄薄的紗幔落在眼前。有那麼一瞬間,彷彿丟了自己的記憶,穿越到了那個時代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與以往的大型實景劇演出略有不同,「我從漢代來」融入了互動參與的環節。

模仿漢代的一些小遊戲,而且參與的環節都按照漢代的禮儀來進行,似乎真的穿越一般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生態文化旅遊區,位於皇城相府莊園酒店的北面。散步於園內,初春的氣息已經遍布了每一個角落。感受著「千年古槐」的生命之力,挺拔而頑強欣欣向榮的毅力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走進清靜的花卉園內,觀賞園內百花齊放之景色,你會感覺花在和你交流,一股花香飄進你的腦海,和你的思維與想象交織在一起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生態文化旅遊區,一共分為:景觀養生區、休閑度假區、生態農業區、生態撫育區四個部分組成。

這裡彷彿就是一座微型的城堡,總有不斷地驚喜呈現在眼前,讓你意想不到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來皇城相府生態文化旅遊區,一定要品嘗這裡的相府蜜酒,淡淡的蜜香,久遠醇厚。

或者來到VR體驗區,感受一下高科技在皇城相府的魅力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珍奇花卉園彙集了許許多多自世界各地的叫不上名的鮮花,一股香味撲面而來。

熱帶風情園則彙集了各式各樣的花草樹木,以及形態各異仙人掌和仙人球。

奇特瓜蔬園內,蜿蜒近百米的瓜廊,廊頂多被濃密的瓜秧和瓜葉所覆蓋,頭頂金黃色的果實林林總總,令人目不暇接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四月,不期而遇。皇城相府生態文化旅遊區的「大美太行,花海皇城」活動拉開了序幕。

初春的時節,那些花兒開的正艷,風車旋轉著,陽光暖暖地灑落了一地...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四月的皇城相府旅遊景區,櫻花、紅梅俏滿枝頭,金黃油菜花渲染開來,怎一個美字道不盡喜悅之情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驅車約30分鐘,即可到達九女仙湖。九女仙湖位於太行山沁河峽谷中,主體景觀為一回水長達20華里的高峽平湖,擁有晉城市境內最大的水域面積,並以湖中聳立的巨石奇觀,九女仙台及九仙女的傳說而得名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九女仙湖青山環抱,綠水可人,如灕江,似三峽。湖上行舟,舟移景易,彷彿舟在湖上行,人在畫中游。

春來玉樹桃花五彩競秀,秋到黃櫨紅葉七色爭輝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九女仙台,因在其頂上建有九女祠而得名。它猶如江心之舟,婀娜多姿。

仙女祠分正殿、配殿及東西廂房。每一處都是小的精緻,小的別樣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午後的陽光,在泛起微瀾的水面上,波光粼粼。掠過耳邊的微風,輕拂著枝丫。

周圍安靜地很,我們一行人都壓低了說話的語調,生怕驚擾了這一刻的寧靜。

依依不捨地踏上了回程,兩側的風景隨著波浪留在了身後,遠去、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那一晚,幾個小夥伴約著去了皇城村,在暮色將臨,華燈初上的那一刻,在相府的老街上尋食。

山西人,喜歡面,會吃面。在皇城相府自然不能錯過一碗面的味道。

初春的夜晚有些涼,而這一碗面的溫度,剛剛好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皇城相府,一段碾成斑駁歲月的記憶。

短暫的皇城相府之行,並未因這些輕描淡寫的文字,而覺得久遠,倒是那些白牆黑瓦間的泛黃,隱藏了怎樣厚重的滄桑,與未知的記憶。

又是一個春天,遇見皇城相府里的故事。

本文由 中國新聞網 作者:大陸資訊 发表,其版权均为 中國新聞網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中國新聞網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
0

相关文章